您的位置:  >> 新聞詳情

中國“制造2025”:走向制造強國的線路圖

2015-05-20 9:21:51 圖文:

中國三十多年的工業化進程世人矚目,中國制造也登上了歷史舞臺,成為全世界關注的焦點。不過,正如其他工業化國家所經歷的發展歷程一樣,中國制造目前也面臨著比較優勢減弱、生產過剩和轉型升級乏力等困境以及全球新工業革命浪潮的全新挑戰。  

  在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過程中,如何優化一二三次產業結構,在提高消費比重、加大服務業占比的同時,如何做強我國的制造業,而不是削弱制造業,這是個原則性、方向性問題。一段時間來,在有些智庫的報告中,有去工業化、弱化制造業的傾向,這是讓人憂慮的。從發達國家的情況看,這兩年幾乎無一例外地都在強調重返制造業、做強制造業。為什么要這么做呢?因為制造業是本,沒有制造業的強大,其他都是虛的。現在,提出“中國制造2025戰略”真是來得及時、必要。

  ■在新一輪工業革命的競技中,已經處于工業化中后期的中國,必須加快實現制造業由大變強的發展目標。制造業由大到強,不僅是歷史的必然選擇和發展的內在規律,更是現實的迫切需要。加快制造強國建設,不僅是時代賦予制造業的歷史使命,更是適應中國國情的戰略抉擇。剛剛頒布的《中國制造2025戰略》為我國實現“變道超車”,重構競爭優勢,加快技術升級、產業升級和全球價值鏈升級,邁向“制造強國”指明了新的方向。  

  ■從產業規模和結構看,制造業是我國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和經濟增長的主要支撐力量,貢獻了國內生產總值的40%以上。改革開放30多年來,我國制造業增長高于國家整體經濟發展水平,在規模發展的同時,產業結構也在快速升級,主要表現在勞動和資源密集型產品的比例持續下降,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產品的比例不斷上升。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05-2013年,我國制造業總產值年均增長20%左右,2012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為2.08萬億美元,在全球制造業占比約20%,成為世界上名副其實的“制造大國”。  
  ■然而,我們仍處于“大而不強”的階段,制造業普遍存在自主創新能力差、核心部件對外依存度高、產業結構不合理、產品質量問題突出等,與美、德、日等發達工業國家存在較大差距,進入21世紀以來,新一輪的科技革命正在孕育興起,在這一關鍵歷史期,如何變道超車成為重要命題。

  中國制造面臨的新困境與新挑戰  

  中國三十多年的工業化進程世人矚目,中國制造也登上了歷史舞臺,成為全世界關注的焦點。不過,正如其他工業化國家所經歷的發展歷程一樣,中國制造目前也面臨著比較優勢減弱、生產過剩和轉型升級乏力等困境以及全球新工業革命浪潮的全新挑戰。  

  1.中國制造“低成本優勢”逐步衰減 

  由于中國“人口紅利”高峰期將過,中國的勞動力供求關系進一步逆轉將帶來工資的進一步上漲。盡管勞動力成本在一些行業中占據的比例相對較低,但快速收窄的工資差距使其成為一個重要因素。根據我們的測算,以美元計算的中國工資預計每年將增長15%-20%,這將超過中國的生產率增速。以中美兩國做對比,在考慮美國的生產率后,中國沿海地區與美國部分低成本州之間曾經巨大的勞動力成本差距,預計將縮減至目前水平的40%以下。  
  如果說,成本差距還只是中長期因素影響,那么決定中美制造業競爭力的關鍵——在全球價值鏈中的位置則是更直接的因素。
  本世紀以來,以跨國公司為主導的要素和產業價值鏈縱向分工方式的形成和高度細分化,產業間分工、產業內分工和產品內分工并存,推動了新一輪產業在國家間的轉移。產業鏈縱向的高度分工化,即發達國家跨國公司占據研發、品牌銷售渠道等高端環節,而把加工、組裝、制造等相對勞動密集度高的產業環節轉移到低成本的發展中國家。比如,作為北美后花園的“墨西哥”正在通過北美自貿區和自身的后發優勢成為美國新的產業基地。  
  毋庸置疑,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一制造業大國,制造業占全球比重上升到19.8%,但制造業研發投入僅占世界制造業研發投入的3%還低。且整體看,中國工業生產技術水平和創新能力還比較低,技術與知識密集型產業的國際競爭力還較弱,工業勞動生產率與國際先進水平差距還較大,工業企業平均規模還較小,可持續發展能力還較差,許多傳統產業還存在著“貧困化”增長的現象。  
  比如,2008年到2010年,中國的年均GDP增速為9.9%,但經濟增長總量中2/3以上為資本積累的貢獻。如此大規模的投資帶來的卻是資本效率的下降。20世紀90年代中國的資本產出率為3.79,到了2000年至2007年已增加到4.25,再到2008年至2009年則上升到4.89,資本的擴大對生產率增長產生了“擠出”效應。  

  據測算,中國制造業勞動生產率、增加值率較低,只相當于美國的4.38%、德國的5.56%。中國制造業在質量上與發達國家仍存在差距。從中間投入貢獻系數來看,發達國家1個單位價值的中間投入大致可以得到1個單位或更多的新創造價值,而中國只能得到0.56個單位的新創造價值,價值創造能力相差巨大。反觀美國,金融危機以來,美國企業通過縮短工時壓縮用工投入,從而削減勞工成本,勞動生產率得以持續提高。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美國非農業部門勞動力產出按年率計算環比增加4.2%,勞動生產率按年率計算環比上升2.9%,大大超出預期。 

  2.中國制造面臨新一輪全球技術和產業革命沖擊

  迄今為止,中國制造業發展趨勢與典型工業化國家的一般規律基本吻合,同時也表現出追趕國家的一些特點。從已經出現的行業峰值時點看,與國際經驗吻合度較高。當前,中國勞動力成本上升、生產性服務業發展不足、處于全球價值鏈低端帶來國際貿易利益分配失衡等問題,對中國制造業的升級提出了諸多挑戰。  

  特別是金融危機之后興起的新一輪產業革命,既是一場數字化革命,更是價值鏈革命。互聯網、物聯網、機器人技術、人工智能、3D打印、新型材料等多點突破和融合互動將推動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的興起,一個后大規模(post-mass)生產的世界正在來臨。這場革命不僅將影響到如何制造產品,還將影響到在哪里制造產品,將重新塑造全球產業競爭格局。現在,美歐等國實施“再工業化戰略”,促進制造業回流,信息技術、大數據、云計算、工業4.0、工業互聯網等對中國產生了前所未有的新沖擊,中國制造業面臨著“前堵后追”的雙重擠壓。 

  3.制造業后發優勢與創新投入嚴重不足  

  根據OECD數據庫數據計算,2014年,美國研發支出達460億美元。中國在研發領域的支出自1998年起增長了3倍,研發投入占GDP比重從2006年的1.32%,提高至2012年的1.98%2013年中國制造業研發強度低于發達國家在2008-2009年的研發強度。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制造業基地,2013年中國的制造業研發強度只有0.88%,而2008年美國已經達到3.3%,德國為2.4%。 

  在所有產業中,(1)高技術(hightech):主要發達國家的高技術制造業的研發強度最高,2007年美國達到16.9%,日本在2008年為10.5%,相對比2013年我國為1.75%(2)中等技術(mediumtech):美國研發強度最高,達到7.5%;英國為5.1%,日本為5.9%(3)低技術(lowtech):這幾個國家的中低或低技術制造業的研發強度都很低,基本都是低于1%。 

  相比之下,中國高技術企業研發強度仍顯滯后。《科技經費統計公報》顯示,2013年中國規模以上高技術制造業企業R&D經費支出2034.3億元,占規模以上制造業的比重為25.6%R&D經費投入強度為1.75%,比規模以上制造業平均水平高0.87個百分點。其中航空、航天器及設備制造業的研發強度最高為6.12%。具體深入到細分行業這種差距更為顯著。


廣州市精承計算機技術開發有限公司 獨家營運 榮譽資質 媒體報道
Copyright? 2018 JEM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0203988號-4
公司總部: 廣州市天河區CBD體育東路122號羊城國際商貿中心西塔1511-1514室 服務熱線:4006663268
午夜影院黄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